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要点脸,别再骂熊孩子“不作不死”

2019-07-02

一就不由分说地骂孩子“作”,这是大人最不负责的一种体现,

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物种,人们称之为“熊孩子”,

孩子喜欢在公共雕塑上乱爬,互相追逐的嬉闹声一起划破公共图书馆的宁静;他们在电影院、剧院里踢着前排座椅,大声哭闹;他们随地大小便引发地域和族群的冲突;他们是城市的麻烦制造者,

在的中文互联网,如果熊孩子因为嬉闹而受伤殒命,他们很可能会被网友们骂“不作不死”,连同他们的父母也被骂成“熊家长”,

,福建某地三姐弟在小区喷水池边玩耍,不幸触电身亡,一大拨网友像狂欢一般骂孩子“作”,还将责任都推给应该承担看护责任的家长,

三姐弟在小区水池边玩耍,疑似因触电身亡,

“熊”是有的,去年天津某商场发生一起儿童坠亡事故,主要原因就是家长抱着孩子站在围栏边,一不小心没抱住,孩子从四楼掉了下去,

,他们找到了论文选题,

,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孩子们聚集在供观赏的雕塑周围大胆地像猴子一样翻爬并做出各种姿态以显示他们的本领,或者聚集在供成人休息的长凳周围顽皮地用手掏挖座位下的观赏植物, 这些雕塑往往过高过大,甚至有尖角,会给孩子带来安全威胁,

城市中相对纯粹一些的自然环境比较缺乏,因此,日本儿童教育学家提出增加“乡村留学”的体验型教育, 现在已有几家“”的“森之幼儿园”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幼儿园,并没有具体的教育设施,而是以森林本身为园, 孩子们在这里、嬉戏和玩耍,

们在这里爬上爬下,保持平衡,品尝、感触、聆听自然,他们的运动能力、判断力、注意力都得到提高,儿童在广阔的环境中自由嬉戏玩耍,还可减少他们在心理上的攻击性,

日本,幼儿园的孩子在户外玩耍,

带小孩去电影院,不要怪他们闹

————————

北京联合大学的学生Vivi走进蒲蒲兰绘本馆的时候,发现这个为儿童设计的空间其实很安静,还忍不住发了条微博, 有着彩虹一般的楼梯,明度和亮度能够吸引孩子又不至于太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还有像树洞一样的“阅读洞”,其实很符合孩子对小空间的探索心,

馆中设计了一处下陷的地面,用彩虹色彩的地毯进行铺装限定出一个空间,供儿童自由坐卧和玩耍,绘本馆里也有用于办故事会的空间, 的绘本有趣易懂,许多孩子一看就停不下来了,虽然有一个隐藏式的滑梯,Vivi看到一个孩子安静地滑了几趟后还是跑去看书了,

这一点在其他室内公共空间明显,比如电影院和剧院, 研究表明,岁孩子注意力的平均时间约为分钟,岁的孩子平均也不过分钟,所以当他们被安排看不好玩的电影或戏剧的时候,多半是要闹了,

年春节,山东淄博的穆女士带岁的儿子去看D电影,孩子吵闹招致其他观众愤怒,被打了一记耳光,

在国外由于电影有分级制度,相对也减少了孩子观看他们无法接受的电影的机会,至于剧院,虽然各个剧院对儿童进入的规定不一,但许多剧院会建议家长考虑孩子是否真的到了适合的年纪,

达拉斯歌剧院在官网上说明,那些超过一个小时的节目即使是最乖的孩子可能也很难坐得住,因为太久了,他们建议大人带岁以下的儿童观看专为他们呈现的节目,长度大约在分钟, 英国皇家歌剧院不建议岁以下的孩子进入,尤其是婴儿,因为长时间暴露在较大的声音环境里会对孩子的听觉造成影响,

的公共图书馆虽然往往有少儿图书区,但是在空间设计上却常和成人区无异,藏书质量也参差不齐, 在美国,多数公共图书馆的儿童区都会有一些“儿童友好设计”,摆上毛绒玩具、益智玩具,也会有高矮不一的桌椅以满足不同年龄儿童的需求,

可以从年《美国图书馆杂志》的设计案例中一窥他们对儿童的用心:比弗利山庄公共图书馆的少儿区设计了专供电影放映和说故事用的小型戏院,可容纳人,甚至还有一个模拟树屋的阅读空间,

华松觉得,国内许多公共图书馆在功能分区上或许做得不够好,如果能够以玻璃分隔出儿童区,避免儿童和成人相互干扰,并在附近安排一个适合成人等候的空间,或许可以在隔音的同时,方便家长透过玻璃看到孩子的情况,

有个儿童友好型城市,中国一个都没有

————————

将那些尖叫的孩子圈在小区里可以吗?事实是,这是行不通的,

中国区的户外游戏场规范还有待建立,居住区虽然设有游戏场、活动区,但大多停留在“拥有即可”这个层面上,没有真正考虑到细节,随意放个跳床、滑滑梯,没有定期修缮,还有一些器材不适合孩童,

师范大学讲师朱丽萍曾经对国内住宅活动区里的健身器材进行过研究,她认为在设计上对儿童“不够友好”, 孩子使用活动区的健身器材并非为了锻炼身体,而是为了“玩”,但这些设施都以成年人的尺度进行设计,会有熊孩子从双杠跳下扭伤脚踝、站在扭腰器的转盘上失去平衡摔倒等,

上,除了一些专门为孩子设计的公园、模拟城之外,国内少有公共空间会考虑孩子的心理和生理需求,中国孩子的好奇心和精力无法得到适当释放, 城市化进程,车流进入、绿地减少或被分隔,街道不再安全,孩子可以自由活动的空间少了,

规划对儿童友好,是现代城市的重要标准,

,联合国关于人类居住环境的第二次会议决议之后,提出了“少年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提案”,从年开始,许多国家和城市都在为少年儿童友好型城市而努力, 目前,全世界已经有个儿童型城市,而中国一个都没有,

年月日,深圳提出要建设和申报中国首个儿童友好型城市,今年还将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纳入深圳市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纲要,但距离通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友好”概念往往会考虑公共空间的可达性,让孩子们能够到达,而幼儿又不会离父母太远;安全,避开车流,视线开放以便减少犯罪;也要考虑游戏和休憩结合,甚至对自然草木也不排斥;空间功能都能够按不同年龄甚至不同季节的需要调整,

年深圳设计周,“儿童参与设计的可能”展览,邀请岁以下儿童参与莲花山儿童友好公园设计, 图/深规院规划一所

打造“美国第一儿童友好城市”的丹佛市,构建儿童友好城市的有力措施之一,就是在全市范围内打造“见学地景”(LearningLandscape),将全市学校场地改造为充满吸引力的、多用途的户外儿童游乐空间,其设计均由科罗拉多大学师生完成, 为儿童提供多样化的、自然的游戏空间,也为儿童提供认知自然、熟悉自然的见学场所,成为不同规模和层次的、步行可达的儿童户外游乐场地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